中国最早的保险公司

湖南省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发布时间:2019-08-28 17:20:16 【字体:

  中国最早的保险公司

  

  2020年04月05日,>>【中国最早的保险公司】>>,上海茂鸿国际物流有限公司

     8月2日,在日本首都东京的新大久保,行人从标有日本和韩国国旗的广告牌前走过。日本政府在当天上午举行的内阁会议上决定,将韩国移出可享受贸易便利的“白色清单”,这意味着日韩贸易摩擦升级。所谓“白色清单”,是指日本政府制定的安全保障贸易友好对象国清单。在对这些日本政府认定的友好国家出口高科技商品时,日本出口商可享受相对简化的手续。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 (责任编辑:张洋 HN080)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      每日经济新闻(博客,微博)记者 吴若凡 每日经济新闻编辑 陈梦妤      “阳光城(000671)全面完成了上半年业绩指标。”2019年上半年业绩沟通会开场,阳光城执行董事长朱荣斌信心满满。      就在业绩会前一天(8月1日)晚间,阳光城公布了2019年度上半年业绩:营业收入225.11亿元,同比增长48.03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4.49亿元,同比增长40.52%。      若按销售金额数据,阳光城上半年全口径销售金额是900.73亿元,已实现1800亿元年度目标的一半。      不过,阳光城的“高杠杆+高周转”风格依旧,2018年末的资产负债率和净负债率分别为84.42%和183.72%,虽呈下降趋势,但在业内仍处较高位置。      对此,阳光城CFO陈霓在业绩会上表示,公司一方面在负债方面不主动加杠杆。首先控制负债的绝对值,通过还多少借多少的方式,不增加负债,也不增加经营负担。      朱荣斌则表示,我们一直在速度、杠杆负债间寻找一个平衡。在既保证发展速度、又要负债不能突破的情况下,这两年经营管理方面确实很不容易。        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吴若凡 摄      年度目标完成过半      业绩会上,阳光城公开的全口径销售金额900.73亿元,权益销售金额577.12亿元,年度目标完成度良好。报告期内,阳光城实现结算营业收入225.11亿元,同比增长48.03%;合并报表净利润15.40亿元,同比增长48.80%,合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4.49亿元,同比增长40.52%。      就杠杆来看,截至2018年末,阳光城总债务规模为1132.27亿元;资产负债率和净负债率分别为84.42%和183.72%,仍处于较高水平。      此外,截至2018年末,阳光城短期债务合计488.25亿元,占总债务比重的43.12%,债务水平依然较高且货币资金不能覆盖短期债务,面临一定短期偿债压力。      而报告期内,阳光城有息负债规模1121.21亿元,其中短期有息债务规模341.61亿元,占有息负债比例较去年年末下降12.34个百分点至30.47%,资产负债率83.58%,较2018年底减少0.85个百分点;有息资产负债率38.84%,较2018年底减少近4个百分点;净负债率145.13%,较2018年底下降37.09个百分点,平均融资成本7.72%。      58安居客首席分析师张波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短期借款的减少主要是因为融资结构优化。“短期借款减少的原因,一种是重新借了钱,把短期的还掉;还有一种情况是流动性在改善,大量房子卖掉了,来偿还短期借款。”      陈霓则告诉记者,短期借款减少是由于一些债务安排本来就是长期可续的,但因为短期资金成本相对较低,因此会选择先拿短期的钱,到了还款时限,如果有更便宜的,就可以转换成更便宜的长期借款。而阳光城的债务结构变化,主要是原来的长期债务到了还债时间所致。      上半年近300亿元拿地      阳光城上半年的运营成绩可谓喜忧皆备,对于下半年趋势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阳光城的期末存货有1599亿元,占总资产比例达55.41%。      报告期内,阳光城以权益对价272.75亿元合计补充土储约424.59万平方米,预计权益货值758.70亿元,新增土储权益比例80.61%。上半年,阳光城累计土地储备总计4396.35万平方米,预计货值5466.78亿元。      从克而瑞数据看,阳光城在上半年的累计新增货值排名第11位。上半年,企业拿地经历了“理性——积极——回归理性”的小循环,但在融资环境紧张、融资成本增大、资本市场对开发商贷款监管加强、热点城市还在陆续加码调控的宏观背景下,企业下半年将有一段时间维持在拿地节奏放缓、态度回归理性的状态。      而一些房企自下半年开始明确释放信号,甚至暂停拿地,那么,阳光城下半年是否会持续上半年的拿地势头?      对此,吴建斌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阳光城今年大概会花800多亿元去买地,这是全年指标。具体拆解这800多亿元来源,主要是全年销售回笼现金50%,而上半年花了不到300亿元,正好与回笼货币资金比是50%略高一点。      “如果下半年货币资金仍然可以达标,我相信买地方面我们也会做一些弹性处理。土地仍然是公司发展的动力,但买地肯定要看时机、条件和回笼货币的情况,与货币资金是直接挂钩的。”吴建斌说。      (镁刻地产原创,喜欢请关注微信号meikedichan)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 (责任编辑:徐帅 )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(帛弘济 2020年04月05日 及雪岚)

信息来源: 湖南日报    责任编辑: 韩孤松
相关阅读